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txt_重生后我为商业大亨叶泽王金凤全本小说免费阅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热门小说

第4章

王福生知道自己老娘的性子,也不废话,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,递了过去,“妈,你拿着,这也是叶泽给的,以后每天十块。”

“这......!”

王母手都是有些颤抖的接过,一边的王父脸上震惊的表情也差不了多少。

“这么多?以后每天都有?”好一会,王母才不可置信问道。

“对啊!”王福生点头,反问道:“现在同意我去了吧,那县城里自个做买卖的多了去了,就算‘投机办’的来了,也不能全给抓去吧,都是睁只眼闭只眼,再说了,我就是一赶车的,能有什么事,放心好了!”

王母当即不再多说,见到钱那一刻,先前的顾虑全都消了,这可是一天十块啊,上哪找这种天大的好事去!

将钱装进兜里,就往牲口棚里走,嘴里说道:“这驴子得好好喂养喂养,别耽误明早的事。”

王福生挺无语的摇头笑起,真是,自个这位老娘也太现实了些。

王父这会已经点上根烟,比自家婆娘要想的远,嘀咕着,“老叶家这俩崽子看来是没少赚呐,开窍了?”

......

时光匆匆,白驹过隙!

眨眼间已将近两月,时间来到了8月末,卖黄鳝、鱼干的日子是充实忙碌的,怎么形容呢?

痛并快乐着,应该是最为合适了!

今儿又是县城摆摊贩卖的一天,“来,大娘,您老拿好,这是您要的两斤黄鳝!”叶泽手脚麻利,动作飞快,穿腮、秤量、给放进了大娘的菜篮子里。

这会时间已来到了八点多,今儿蛇皮袋里近百斤的黄鳝,还剩不少,估摸得有二三十斤,这要以往这个点,早已甩卖一空,人都在回去的路上了。

叶泽见此轻叹一声,这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,哪个时代都不缺聪明人,叶泽他这‘倒买倒卖’黄鳝、鱼干的买卖,勉强算是头个吃螃蟹的,这有了第一个,自然就有二、三、四......。

而且他这动静也不小,除了本村,也向周边的几个村子收购黄鳝、鱼干,人家有点头脑的,稍一打听,就能知晓是在干嘛了。

赚钱的事谁不稀罕!一瞧人家都敢这么干,也没出什么事,这心思就活络起来了。

眨眼的功夫,这县城的市场里愣是多了不少跟他如此一般,售卖黄鳝、鱼干的‘精明人’,量多了,消费的顾客资源却有限,这价自然就下来了,原先的4毛一斤,如今都是3毛,甚至2.5毛,利润可是大打折扣。

一旁的二哥叶军,看着不远处的几处卖黄鳝的摊子,皱眉有些气恼说道:“弟,你说这帮家伙,学咱样,抢咱生意,也太**了些!”

另一边的王福生也附和着,“就是,好几个都是咱先前去收购他家黄鳝的,这不忘恩负义嘛!”一脸的愤愤不平。

叶泽摇头笑了笑,道:“人家凭本事赚钱,不偷不抢的,有啥好说的。”

“可是这也太......”,王福生还是心里有气。

哪知这话还未落呢,远处不知谁惊喊一声,“投机办的来了,大家快跑啊!”

叶泽三人闻言,都是一个激灵,“我靠!”叶泽瞧着不远处小摊小贩,那鸡飞狗跳的模样,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“这帮家伙吃错药了?天天这么勤!”

先前被捻过几次,也算是有些经验了,叶泽和二哥赶忙地上摊子一收,王福生牵过一旁的驴板车,蛇皮袋往板车上一扔,王福生抽了一鞭,驴子吃痛,一路铃铛想个不停的疾疾朝前跑去。

叶泽两人跟着后头,跑的也是呼哧带喘的,没出多远,后头几个身着‘投机办’工作制服的人员便喊上了,“给我站住,别跑!那卖黄鳝的,站住......!”

叶泽嗤笑一声,傻子才会站住,腿上加力几分,把吃奶的劲都给用上了,只是三人这蹽出了两条多街,后头几个‘投机办’的还是紧追不舍。

这是扛上了!

眼瞅着是越追越近,叶泽灵机一动,一把将板车上还剩下的二三十斤黄鳝蛇皮袋给提了起来,袋口往下,往地上一倒,对着周边的人流大喊一声,“黄鳝不要钱了,大家想要的自己抓啊!”

“哄!”

分分钟给吸引了人群过来,一个个弯腰搁地上抓起黄鳝来,阻了下气势汹汹追来的‘投机办’人员。

叶泽又赶忙招呼一声,“福生,往边上岔道赶,赶紧!”

王福生应声,皮鞭又是狠狠抽了几下,驴车“当啷当啷”朝着边上的岔道快速跑去。

十几分钟后!

某一偏僻胡同口,“呼呼呼......”,三人是累的气喘吁吁,就连这头驴子鼻前都是“吭哧吭哧”冒着粗气,显然也是累坏了。

叶泽一**瘫坐在板车上,大热天的,浑身都湿透了,感觉肺管子都要给炸了。

王福生更不济,本就胖,这会脱了上衣,光着膀子,挺大的肚皮上下起伏着,喘着气道:“这......这帮家伙,也太难缠了,我怎么感觉就是跟咱过不去呢?尽追咱了,呼呼呼......!”

“可不是,我也感觉是冲着咱来的呢?”叶军也认同着,又是叹息一声,“泽弟,刚幸亏你机智,不然咱三都要被‘投机办’的给抓了,不过......怪可惜的,那可是二十多斤黄鳝呢。”

叶泽双手支起,撑着身子,也没多说,脑子里想着二哥刚说的话,想想还真是,这帮‘投机办’的一次两次就专捻你,说的过去,这给他感觉已经不下三四次了。

难不成自个赚的多了,遭同行妒忌,得罪人了?

琢磨半天,也没想出个道道来,也不管了,娘的,反正也不打算敢这个了,赚还是有的赚,只是利润太低了,这风险却是陡增,不成正比啊,他是有些看不上眼了。

这两月时间,每天抛去各种开支,兄弟两人平均净赚100左右,一合计怎么得有六七千了,离‘万元户’也是近在咫尺,对于这接过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三人歇够,叶泽起身拍了拍裤子,说道:“二哥,福生,这卖黄鳝的买卖,我看从明天起就给停了吧,咱不折腾了。”

“啊......”

两人都是惊讶,脸上都是不认同的表情。

叶军道:“泽弟,这......这不至于吧?”

“是啊,叶泽!”王福生也出声道:“不行,咱就换个别的市场,我就不信那帮家伙能天天守着咱!”一来觉得就这么放弃了,实在不甘心。

再者,也有私心,这近两个月跟在叶泽两兄弟后面,就是赶个车,也不劳累,每天10块的收入,现在大小赚了六七百,抵得上往常两三年的收入了。

这么赚钱的买卖说放弃就放弃,哪舍得。

叶泽见两人不愿的神情,说道:“二哥,福生,你们听我说,现在你俩也看着了,市场上跟咱一样做黄鳝、鱼干买卖的,已经有不少了,我估计往后只会越来越多,这利润只会越来越低。

而且现在到下面乡村收购,也是越来越少,这量上不去,能赚到几个钱?加上这‘投机办’的碍事,运气好,逃的了一次两次,这万一给抓到一回”,一摊手,“先前的努力就全白忙活,不值当!”

“泽弟,你说的是这个理,不过,这挣的是比以往少了点,但......但也比咱在地里头挣工分要强多了,怪可惜的!”

二哥叶军还是不舍放弃,经过这两个来月的‘金钱’洗礼,这见识和眼界也是见长,先前大把挣钱,这再让他扛起锄头搁地里头刨食挣那几个工分钱,心里上可是受不住。

王福生同样如此!
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就是这么个心态!

“二哥,你听我说完!”叶泽摆手笑着道:“我意思是黄鳝的生意咱不做了,可以干别的买卖啊。”

“哦......!”

叶军、王福生闻声,都是齐齐看向叶泽,目光热切。

“咱开个废品收购站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叶泽说道,他这不是临时起意,先前早就有这想法。

废品收购站?

“叶泽,这收购站是干嘛的?能赚钱?”王福生一脸疑惑。

叶泽解释道:“跟咱干黄鳝买卖一样,‘倒买倒卖’,咱收购一些如铁丝铁块铁疙瘩、废旧报纸什么,赚个差价,我看咱县城这边好像还没有干这个的,是个机会。”

王福生两人听的有些迷糊,但都是无条件的信任叶泽,“泽弟,你说怎么干,我和福生就怎么干,听你的!”

“对对,叶泽,听你的!”

“行!”叶泽点了点头,也不废话,“那咱现在就去找个好点的位置,把地方先给落实下来。”

王福生当即赶着驴车,叶泽和叶军坐后头,出了胡同。县城不大,就那几条主街,没费多大功夫,便找到了一处叶泽觉得挺合适的地方。

位置靠近主道,人来人往的,不偏僻,里头是个不小的院落,看面积怎么得有两百多个平方,靠东侧墙角那边,一棵合抱粗的大榆树,枝繁叶茂,树梢上鸟儿叽叽喳喳,看样有些年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