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回1975年的小说_陈丽姝顾兴东免费阅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热门小说

第2章

“爸,顾家不是还给了五十块钱,这么一点粮食家里这么多张嘴肯定不够吃。你把钱给我我去镇上弄点吃的吧。”

她话音一落,就看见陈满囤的眼神明显躲了一下。

“去镇上弄啥吃的,多少双眼睛盯着呢,还想被人逮着机会讹一顿?”

陈丽姝知道他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只好耐心解释道:“家里现在这种情况,不想点办法恐怕连年都过不下去。我一个丫头片子出去谁会注意,况且现在下这么大雪大家都在家猫着呢哪有闲心管谁出去。只要我小心点绝对不会被发现的。”

“孩子他爹,我觉得丽姝说的也有道理。大人没什么,还有几张小的嘴等着,再说我肚子里这个总不能不管吧。”

一连生了六个丫头,就指望肚子里这个能争气点是个男娃。

陈家真应了那句老话,越穷越生,越生越穷。

陈满囤看着娘几个殷切的眼神,半晌为难道:“我把钱交给咱娘了。”

“啥?”这回不用陈丽姝开口,吴春梅当即倒着眉毛音量都拔高一大截:“那可是五十块钱,你都给她了?”

陈满囤眼神瑟缩一下避开去:“咱家的孝敬粮都拖了有一阵了,再加上眼看就要过年了,我这个做儿子的总要意思一下......”

眼看自家一向好脾气的媳妇面上带着愤怒,陈满囤立马打住话头。讷讷的垂下头去。

“那可是丽姝的彩礼钱,全家都指望这点钱呢,你是想活活逼死我们娘几个啊!”吴春梅说着眼泪就下来了。

“娘!”

陈家几个姐妹见她捧着肚子一脸痛苦,当即纷纷扑上前去。陈满囤这会儿也慌了,上前一把将人往炕上抱。

吴春梅因为太过激动,羊水竟然破了,要提前生产。

陈丽姝顾不得其它转头跑去隔壁叫王家婆媳来帮忙接生。

折腾了一宿,天刚擦亮吴春梅终于生了个如同小猫似的瘦弱闺女。陈家老太太一听又是个赔钱货,连过来看一眼都不曾。

陈丽姝看着只管抱着孩子哭的吴春梅,一旁唉声叹气的陈满囤,抬脚出去烧了点热水用家里唯一一个掉漆的搪瓷缸子装了,没有红糖,只好洒一点枸杞端去炕边。

“妈你正做月子哭多了对身体不好。再说小妹还要吃奶呢。我给你冲了点枸杞水。你趁热喝了吧。”

说完抿了抿唇角,转身抓起炕边的帽子和围巾,抬腿朝外头走去。

“大姐你要干啥去?”二妹陈丽媛跑过来小声问道。爸把钱都给了奶,她怕大姐万一生气想不开。

“我出去一趟,一会儿就回来。照顾好妈和小妹。”陈丽姝看出她的担心,拍了拍她肩膀,戴上帽子裹上围巾抬脚出了房门。

外面的雪不知不觉已经停了,风依然很大,吹在脸上刀割一样疼。积雪太厚到处都白茫茫一片。陈丽姝瞅准了方向,深一脚浅一脚径直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“丽姝过来了,我听说你娘又给你添个妹妹,我这一直忙也没倒出空过去看看。”

陈满仓媳妇张春华虽然面上在笑,语气里却多了一丝幸灾乐祸。

陈丽姝扯了扯嘴角。

大家都在猫冬哪有什么可忙。却并不拆穿张春华,只开口问道:“大娘,我奶在家不?”

“在里屋呢,你过去吧。”张春华说着朝里间指了指。

“找我啥事?你有事就在这儿说吧,你妈才又生了个赔钱货你可别往我屋去,我嫌晦气!”

陈老太迈着小脚从里屋出来,眼珠从半耷拉的眼睑厌恶的看过来,甚至还不忘朝地上呸一口。

陈丽姝本也不想进去,站在门口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我爸说他把我五十块的彩礼钱给你了,我想把钱要回去。”

一听这丫头片子竟然是来要钱的,陈老太当即耷拉着比驴还长的脸道:“那是你爹孝敬给我的,你个赔钱货还想要钱,赶紧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奶你一口一个赔钱货,自己是啥?”陈丽姝冰冷的目光射过去,陈老太好像被蛰了一下,当即跳脚,指着她骂道:“你个臭不要脸的赔钱货,就是这么跟你奶说话的?老大媳妇赶紧把她给我轰出去。”

陈丽姝勾起唇角冷笑一声:“奶你把钱给我我立马走人,多一刻我都不待。如果不给......”

“我就不给你能怎么样?你个小瘪犊子,这么跟我说话,信不信我上公社告你去。”

陈丽姝笑了。俏丽的脸庞好像一朵娇艳盛开的花:“奶你啥时候去我陪你一起,正好家里揭不开锅,说不定我还能在学习班吃顿饱饭。反正我已经跟我妈还有丽媛他们说好了,我要是回不去,他们就一起搬过来陪奶你好好过个热闹年。”

张春华一听这是要讹人啊,要去推人的手当即换了方向轻轻拍了下陈丽姝的后背,讪笑道:“你这孩子,这都分家了哪还有回来的道理。”

陈丽姝斜睨她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大娘这话不对,尽孝心有很多种,像我爸那样给钱给粮的,也有像大娘大伯这样承欢膝下的。我们几个孙女别的能耐没有,搬过来一起住,保准把奶舒舒服服伺候走。”

张春华僵硬着嘴角再笑不出来。

“你是要活活把我气死啊。”陈老太见这孙女一改往日做派,非要跟自己耗上,当即捶胸顿足就要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。

“我爸不在这,也没有别人,奶你省省力气。我今天把话撂这,五十块钱你要是不给我,我不会出这个门。”

陈丽姝说着寻了个长条凳端端正正的坐下:“奶你要是寻死觅活,前脚你走了,后脚那五十块钱我也不要了,全当孝敬您了。”

陈丽姝俏丽的面容尽染寒霜。黝黑的眸子看着陈老太,目光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意思很明显,除非你死,否则那五十块钱必须吐出来。

“我不活了,我跟你这个小娼妇拼了。”陈老太说着弯下身子朝着陈丽姝就撞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