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以我情深,予你白头》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沈清辞霍九沉小说全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热门小说

冰凉的盔甲就在怀中,重量依旧,可穿它的人已经不在。

指尖黏腻的触感让卫琳琅一颗心如刀绞。

这是血,是她父亲的血。

恨,从来没有哪一时候,她像这样恨过。

以前,她有多爱这个男人。

现在,就有多恨。

她恨他的黑白不分,恨他的无情无义,恨他的心狠手辣。

牙关被咬的出了血腥味,卫琳琅一双手抠着盔甲抠到指甲断裂。

十指连心的痛比不上此时心中半分。

她忽的抬头,没有焦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谢长涟,似要将他灼烧,那样刻骨铭心。

“谢长涟,我祝你日后日日笙歌,夜夜快活,多年后,亦能如此刻这般心硬如石,你最好别再念及我,如若不然,穿肠入骨,药石无医!”

她声声如泣,似用尽了一生的气力。

谢长涟眉头几不可闻的蹙起,他盯着那张让人乏之无味的脸,忽的,有一丝心慌。

“来人,王妃饱受打击,胡言乱语,将其带回去,好生看养!”

他话毕,家奴蜂拥而上,簇拥着卫琳琅要将她带回去。

本该束手就擒的人猛地甩开束缚,她腰背笔直,身段清瘦,一如初见。

隔着三步之远,谢长涟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傲气。

这是,她最后的骄傲。

“本将军自己会走!”

她自称本将军,而非镇南王妃的头衔……

谢长涟不悦的阴沉着脸,正欲发火,却听得阿篱惊叫一声。

“王妃!”

但见卫琳琅行至一半,忽的一口鲜血喷出,染了大半衣襟,身子软软倒下时,还死死的抱着怀里的盔甲。

谢长涟自身都未察觉到的一丝慌张,厉声喝到:“愣着做什么,都是死人吗,快去找太医!”

令下,不待阿篱反应过来,扶着的卫琳琅早已经被其抢先一步抱进屋。

阿篱怔怔的看着他仓促的背影,面上浮现不解之色。

王爷,是在关心王妃么?

事实证明,是她多想了。

太医来诊断,说是一时受到刺激,气血攻心,没什么大碍后,王爷便再未踏入过清苑。

此时,距离卫家事变已经过去一月有余。

卫琳琅的身子始终不见好,太医言说无碍,可她的病情总是反反复复,最后,好好的一个人,被折磨的不成人形。

阿篱最是心疼,瞧着卫琳琅日渐消瘦的身子骨,唉声叹气。

当事人却不以为然,内心竟难得宁静。

这一月大病里,她想了许多,也记起了许多。

从初见谢长涟的惊艳,到后来的一颗芳心错付,再到误打误撞结姻缘时的暗喜,直至如今的心如死灰。

五年的时间,分明不是很长,却像走完了这一生。

仔细数来,她卫琳琅除了征战沙场外,坚持的最久的事情,便是爱着谢长涟。

可是,做的很糟糕。

“哎……”

卫琳琅坐在床榻上,远处吹来的风儿将她的叹息声吹散。

“阿篱,今日是冬至了吧。”

她轻声说道,阿篱惊喜于她整整一月终于肯开口说话,连连点头应承。

“是冬至了!”

“冬至了,该吃点饺子才对,阿篱,你且去厨房包些吧,往年都吃饺子,今年可不能落下。”

阿篱闻言欣喜的应下:“王妃您等着,我去去就来,一定给你吃到最香最好吃的饺子!”

小丫头说完便跑出了屋子,推门时,隐约听到她一声惊奇的呼声:“竟下雪了!”

下雪了吗……

卫琳琅心中一动,下了榻,摸索着走到窗边,将手伸出窗外。

有冰凉的触感落到手背,湿湿的,不一会儿便没了感觉。

她拢了拢身上的衣裳,轻笑。

今年这雪来的早了许多,记的往年,都是在腊月后才飘雪,那个时候,正好是她与谢长涟初遇的节气。

初雪,初见,诀别。

是个好日子呢。

冬至这日的一场雪下了足足一下午,时候不短,却将整个大陈都淹没在茫茫雪海之中。

美极了。

阿篱搓着手从厨房间端来一碗水饺,想着回去后要好好和王妃说说那些下人,是如何的见风使舵。

出了厨房时,却隐隐见到一抹光。

天色将晚,东际的光便显得愈发明显,待她分辨出那是什么发出的光后,手中的瓷碗啪的一声落地而碎。

阿篱红着眼,提起裙摆便往回跑,便跑便带着哭腔嘶喊:“走水了,清苑走水了,快来救火啊!王妃还在里面!”